@文广新局微博  文广新局微信

温州越剧团

戏里戏外,茅威涛的29载戏曲人生

2010-07-01

 明年是茅威涛从艺30周年,这段时间她打算在家闭关,对30年作一个归纳梳理,然后向公众交一张答卷,这张答卷她说,肯定会让熟悉她的人大吃一惊,连呼没想到 
  20出头评上大学教授


  1979年,茅威涛高中毕业,进了桐乡越剧团。第二年她随团到上海演出,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尹桂芳看到跑龙套的茅威涛,她在《卖油郎》中演酒保小二哥,扮相俊美,口齿伶俐,端菜送汤吆吆喝喝,很有光彩。尹桂芳特意鼓励她要好好学戏。


  1982年,浙江举行全省戏剧汇演,茅威涛获优秀小百花称号,随后调入浙江越剧小百花赴港集训班,经过汪世瑜、尹桂芳等老师调教,排演了《汉宫怨》、《五女拜寿》等剧,引起轰动。在上海演出时,人们要提前一天,用石头压着身份证占位置排队买票。


  建国35周年,文化部邀请2个文艺团体的人去天安门观礼,我们小百花就是其中之一。浙江小百花越剧团的名字红极一时。茅威涛那时是团里五朵金花之一。她唱的《奉汤》,几乎天天在广播电台播出。


  1987年,全国文艺院团开始评职称,茅威涛对这个新生事物不了解,那时她已获戏剧最高奖梅花奖,给自己报了三级,相当于大学讲师级别。时任团长的胡梦桥叫她改了,报二级。最后审批下来,茅威涛直接评上了一级演员,就是大学教授级别,上世纪八十年代火车软卧这个级别才能买到,当时她二十出头。


  评职称时我写了一篇论文,《论我的表演——性别的跨越》。也许我的变化,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,评审老师说我一个高中毕业生写了大学生的毕业论文。茅威涛说这变化缘于她早熟八十年代初文艺复兴,我赶上了。当时我把自己标榜为文艺青年,伤痕文学、朦胧诗……我都喜欢,职业本身又要背诗、背词,了解传统文化,我慢慢变了
……”

  30年,该盘点了


  1992年邓小平南巡后,经济困局打开,下海的口号叫得人手心发痒,但戏曲走到了最不景气的时候,很多戏曲人觉得,这个行业是毫无安全感的地方,仿佛一夜之间,自己被时代抛弃了。茅威涛当时也想过改行,干什么都行,就是不想做演员了。


  她给自己的理想定了三重标准,第一重是到全世界巡回演出;第二重办一个剧场;第三重办一个学校,有外国人到学校学越剧。我这些理想当时几乎是看不到了,那时剧团几乎和群众文艺一个水平。她的同事当时有离开的,1999年,茅威涛当团长后不久也接到了这样的辞职报告。而她,至今还在坚持。


  “30年如果是一台戏,一个经历,一个过程,现在是盘点的时候了。茅威涛最近也一直在回顾这30年。


  这30年茅威涛最大的感触是人变得太快,在茅威涛眼里,连她钟爱的剧场艺术也在,在迎合市场,在做群众艺术工作,在她心中剧场艺术应该标志着精英姿态。